?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 第八百八十八章 特别的狂信徒 - 365小说网 bet356登录_bet356靠谱吗_bet356官方吧

第八百八十八章 特别的狂信徒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虽然我对**诅咒的了解也就那样,但是我觉得**诅咒是一种介于生物与灵体之间的存在,因为追杀我的那个**诅咒在一般情况下是处于灵体状态,可以凭借着极快的速度直接穿越各种障碍物,不过在它对我发起攻击的时候就会转化为实体,并且也会受到毒素的影响,因为我曾经就使用带着箭毒蛙的陷阱击溃过它一次。”科德认真的说道。
  
  刘星点了点头,心中已经想好了该如何使用这些针尖麦的外壳。
  
  这时已经将脱壳后的针尖麦装好的梅特,突然一拍脑袋说道:“对了刘星先生,我差点忘了克里斯大人还嘱托我给你带了一件东西,所以我这会儿先回去把东西带过来,你和科德在这里等我一会吧。”
  
  梅特说完便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科德耸了耸肩,拿起一袋脱壳后的针尖麦说道:“那我们就先把这些脱壳的针尖麦带回酿酒中心吧,梅特的住处距离这里还挺远的,所以等它回来至少都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刘星点了点头,跟着科德将那些装好的针尖麦带回了酿酒中心的仓库。
  
  酿酒中心的仓库也挺有意思的,它不像是刘星印象中的那种粮仓,把各种粮食堆成一座座小山,而是像物流中心那样将仓库分成了好几个部分,每个部分都由一道厚布阻隔开来。
  
  “科德,酿酒中心的仓库除了针尖麦之外还放着其他种类的谷物吗?”刘星好奇的问道。
  
  科德从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个笔记本,递给刘星说道:“以前酿酒中心的产品还是挺丰富的,白酒红酒黄酒清酒样样都有,不过因为针尖麦酿造出的白酒口感最好,再加上针尖麦的外壳还有其他作用,所以黑石山监狱慢慢的就只种针尖麦了,因此之前剩下的那些酿酒谷物都被堆积在了仓库里,不过因为这个仓库在建造之初就被施加了魔法,让仓库里的谷物不会随着时间而变质,再加上这个仓库的面积也足够大,所以那些谷物就没有处理,而且说不定那天有人想喝其他的酒水呢?”
  
  刘星打开了那个笔记本,发现里面写着很多刘星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谷物名字,以及它们在仓库里还保存了多少。
  
  除此之外,刘星还看到了一份其它酒水的库存名单。
  
  在这份名单中,刘星看到了一种酒水叫做桃源酒。
  
  刘星眉头一挑,开口说道:“科德,我可不可以从仓库里拿走一两瓶酒呢?”
  
  “当然可以,仓库里保存的这些酒早就已经无人问津,所以你全部带走都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刘星你得在今天晚上下班之后再把酒带走,免得那些狂信徒看到了会在背后嚼舌根,要知道这些狂信徒现在已经闲的都变成长舌妇了。”科德毫不在意的说道。
  
  刘星点了点头,按照名单上的指示找到了桃源酒的存放处。
  
  桃源酒的容器是很有华夏特色的小酒坛,旁边还立着一个小牌子写着桃源酒的特色在黑石山监狱建立之处,t区的施工人员在打地基时发现了一个名为桃源村的古代村落遗址,并且发现了好几个装着古桃源酒的木桶,于是t区的负责人才决定将t区的特色定为了酿酒。
  
  通过对古桃源酒的研究,t区的负责人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研究出了桃源酒的配方,可以让人在饮用桃源酒之后变得更加清醒。
  
  没错,桃源酒不会让人喝醉,而是会让人越喝越清醒!
  
  因此,桃源酒在黑石山监狱里的销量越来越差,因为那些狂信徒喝酒就是为了喝醉后打发无聊的时间,结果你这越喝越清醒是什么鬼?!
  
  所以,桃源酒很快就彻底停产了,不过让刘星在意的是桃源酒的材料中也包含了针尖麦,所以怪不得刘星在第一次来到酿酒中心的时候,会觉得酿酒中心散发出来的酒味这么熟悉。
  
  刘星拿起一坛桃源酒,脑海中便浮现出了桃源酒的具体信息桃源酒陈酿,饮用者会获得“众人皆醉我独醒”buff,buff持续时间根据饮酒量决定。
  
  众人皆醉我独醒:获得该buff的玩家或npc将会保持绝对清醒的状态,在进行某些判定时会获得一定的加成。
  
  刘星眉头一挑,发现这个桃源酒的效果还是挺不错的,只可惜它来错了地方,所以让它的作用起到了反效果。
  
  刘星将仓库里仅剩的两坛桃源酒搬了出去。
  
  这时梅特已经赶到了仓库,而克里斯让它带给刘星的东西其实是一个木偶。
  
  没错,这个木偶就是当年里昂的父母旅游归来时带的“礼物”。
  
  当时刘星就觉得这个木偶好像有问题,不过一直到那个模组结束时这个木偶都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所以刘星现在都快把这个木偶给遗忘了。
  
  但是,既然血色食尸鬼专门安排梅特将这个木偶带给自己,那就说明这个木偶真的不简单。
  
  不过话说回来了,刘星觉得这个木偶好像和自己记忆中的样子有些差别,总之就是没那么难看了。
  
  这时梅特给刘星讲起了这个木偶的来历。
  
  当年血色食尸鬼在见过王小姐之后,就顺便回家将一些对它而言非常重要的东西打包带走,比如它父母留下的遗物。
  
  结果在收拾的差不多时,这个木偶突然掉到了血色食尸鬼面前。
  
  因为血色食尸鬼还保留了一些刘星操控身体时的记忆,所以知道这个木偶在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除非这个木偶不正常。
  
  于是乎,血色食尸鬼将这个木偶一起带走,并且在经过一番研究之后确定了这个木偶是一件魔法道具。
  
  简单的来说,这个木偶会根据施法者的要求做出一些简单的行为,比如进行移动。
  
  通过这个木偶,血色食尸鬼就意识到里昂的父母可能是魔法师,所以它便想要找里昂的父母,问问他们有没有办法替自己解除血色食尸鬼状态。
  
  于是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血色食尸鬼潜入里昂父母的家中。
  
  正如血色食尸鬼所想的那样,里昂的父母的确都是魔法师,而且和威斯克等人的关系非常好,而他们之所以会拿这些施加了魔法的木偶送给刘星三人,就是想要让这些木偶来吓唬刘星三人。
  
  因为里昂的父母也知道血色食尸鬼的情况,所以血色食尸鬼与里昂的父母聊的很开心。。。可惜里昂父母提出的几个办法都没有起到效果。。。
  
  后来血色食尸鬼就开始环球旅行,身边也一直带着这个木偶,因为它可以通过这个木偶与里昂的父母取得联系,直到五年之前里昂的父母相继因为疾病而去世。
  
  在里昂的父母去世之后,这个木偶就失去了魔法的加持,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木偶,不过此时的血色食尸鬼也学会了各种魔法,所以血色食尸鬼给这个木偶重新施加了多个魔法,并让梅特带到黑石山监狱里帮助刘星。
  
  虽然血色食尸鬼的心意是很好,但是因为血色食尸鬼一直都没有来过幻梦境,所以血色食尸鬼并不清楚幻梦境中的情况,所以这个魔法木偶在进入幻梦境之后就暂时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再次变成了一个普通的木偶,只有当刘星把它带回现实世界后才能够重新恢复效果。
  
  刘星叹了一口气,现在总算是知道了这个木偶在当年为什么会到处跑,原来果然是因为这个木偶被里昂的父母施加的魔法。
  
  当时自己还差点把里昂的父母当成敌人呢。
  
  至于血色食尸鬼为这个木偶添加了什么新效果,刘星估计应该是通话功能与保护功能,毕竟通过其他方式通话实在是有些不保险,而自己在血色食尸鬼眼中又是一个绝对的弱鸡。。。
  
  可惜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依旧对这个木偶进行了限制,并不打算让自己在黑石山监狱里使用这个木偶。
  
  “刘星先生,我刚刚回去的时候拿到了今天那起命案的初步调查报告,你现在有兴趣提前知道吗?”梅特突然说道。
  
  刘星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是当然,不过我最想知道的还是那个**诅咒的攻击方式是什么,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调查出来。”
  
  梅特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目前我们还不能确定那个**诅咒的攻击方式,因为我们特意去询问过x区那边的情况,x区表示那个**诅咒是因为发生意外而产生的,所以它们也不清楚这个**诅咒的具体情况,目前也就只知道这个**诅咒很有可能是完全随机的选择攻击目标;至于在案发现场的调查,我们发现这个**诅咒也没有进食那些狂信徒的灵魂,所以我们认定这个**诅咒杀死那些狂信徒只是出于本能而已,这就代表着我们无法预测这个**诅咒接下来的目标。”
  
  “然后我们确定了**诅咒是通过制造幻象来杀死那些狂信徒的,而这些幻象都是来自于那些狂信徒内心深处的恐惧,因此那些狂信徒可以说都是被活活给吓死的。。。好吧,我也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能够进入黑石山监狱的狂信徒,说他们没心没肺都是好的了,我实在是想不通这些狂信徒还会害怕些什么?不过这可能就是那个**诅咒的厉害之处吧,所以刘星你今天遇到的o区负责人,也就是那只人面鼠打算给黑石山监狱的所有狂信徒施加心理暗示,以达到真.天不怕地不怕的境界。”
  
  “不过其他区域的负责人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这实在是太麻烦了,而且这么做的效果也不一定会太好,毕竟我们还没有弄清楚那个**诅咒的具体能力;接着就是关于那些狂信徒的调查了,我们发现那些狂信徒之间并没有什么深层次的联系,他们都只是一群普普通通的狂信徒而已,没有什么值得住着的地方,不过那唯一一个幸存的狂信徒就有点意思了,因为这个狂信徒并没有加入任何的秘密教会。”
  
  科德眉头一挑,有些惊讶的说道:“哦,这年头竟然还有没加入秘密教会的狂信徒吗?”
  
  梅特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是啊,一般人都是在进入秘密教会之后才成为狂信徒的,因为他们只有进入秘密教会之后才可以看到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当然也会有一些狂信徒是自学成才,不过他们也会在最后选择加入秘密教会,因为他们在知道了这个世界的真相之后,都会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单打独斗可不是一个好选择;而事实也是如此,那些自信心爆棚,想要单枪匹马闯出一片天的狂信徒基本上都活不了多久,因为他们的个人实力在这个真实的世界里不值一提。”
  
  “但是这个名叫鲍依的狂信徒是一个例外,根据岛国官方提供给我们的资料,这个鲍依是一名岛国与英格兰的混血儿,他的父亲大卫.基恩曾经是尸食教的普通信徒,不过因为某些原因而脱离了尸食教,甚至还受到了尸食教的追杀,所以结合鲍依的情况,我们怀疑鲍依的父亲是因为偷走了尸食教的某些东西才选择逃到了岛国,而鲍依也是因为那些东西而自学成才,并且因为自己父亲的经历而没有选择加入任何一个秘密教会。”
  
  “鲍依的父母在他读高中时就去世了,不过因为他父母留下的遗产非常丰厚,所以鲍依依旧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这也是鲍依在刚刚开始作案的时候,当地警方直接忽视他的原因,因为他实在不像是一个恐怖的连环杀手;当然了,这时也已经可以看出鲍依他和普通狂信徒最大的区别冷静与克制,虽然他的内心一直渴望着鲜血,但是他并不会被自己内心的**所主导,所以当当地警方加强调查的时候,他可以好几年都不作案,因此当地警方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才抓到了他。”
  
  ps:大家应该能够猜到这个鲍依是谁吧,嘿嘿。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